热门标签
管理链接
博文
发布于:2010-6-24 04:42
网友记录七五暴乱 - 真假自辨
一位网友写下的7月迪化暴乱的真实记录
那一夜,我在线上呆到了3点多,有个同学说:自治区的领导们应该今晚不会睡了。  我说:第一,我不知道领导今晚睡不睡;第二,但我知道我们不是领导;第三,因为第二条,我们洗洗睡吧。  一大早单位便召开会议安排一周工作,也安排了要加强治安防范工作,说死伤人数现在还不知道,只是死伤很大,有暴徒冲进单元楼砍人的。  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面无表情的在凌晨四点发表了一推再推的电视讲话。努尔?白克力的讲话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1、这是热比娅领导的“世维会”在境外策划指挥的事件,指挥的方式包括使用互联网;2、此次骚乱的导火索是6月26日广东韶关的维吾尔工人和当地工人群殴事件;3、韶关事件是普通的刑事案件;4、骚乱发生后,政府及时进行了驱散,目前局势基本控制。  父亲是早上11点左右回来的。我说,这两天,别乱跑了,你们就和我们住在一起吧,刚好幼儿园也暂停了开放,在家带孩子吧。  父亲说他早上从朋友家里出来的时候,街上一片狼藉,他便是从三具尸体旁走过的,父亲转述说,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回族老人在路边道:干这样事情的就不是真正的穆斯林。  单位里,大家都纷纷打着或接着电话,各种消息满天飞,早该到的报纸也没有到,广播电视里都不知道在播些什么,根本无法知道想要知道的消息。  各种消息在大家中汇集,老H说,他的堂兄住在昌乐园附近的六楼,亲眼目睹了街上的暴行,老H说:他给我打了两个小时电话才打通,声音听起来都快哭了,说就看着下面明目张胆的烧杀了两个小时,共产党都跑到哪里去了?  老J说,昨晚医院值班的医生眼睁睁的看着儿童在医院的门口被暴徒一刀砍死,却不敢出门去救。  俺老婆说,她们单位有人说,一个人搭乘了维吾尔司机驾驶的出租车,被暴徒拦下,司机说:车上是我的朋友。因此那个汉族乘客得以保命。还有一个开超市的汉族人,在即将发生骚乱的之前,一个维吾尔老汉来到了他的店里,对他说:要出事了,快关门回家吧。因此,此人也得以安全回家。  俺老婆还说,早在星期四的时候,她们单位开班车的司机小C便说听自己公安上的朋友说这几天要小心,说是南疆来了200个维族,要在乌鲁木齐砍人。老婆说,当时车上的人都不信,嘲笑小C造谣,坐在班车上的维吾尔同事玛丽娅为此还生了气。

  听到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我默然。  我相信政府早就掌握了要骚乱的消息,但是,为什么还会出现两个小时甚至更长的空白?为什么不当机立断抓捕暴徒?即使没有掌握要骚乱的信息,那么韶关事件发生后,为什么不警惕?  想上网看看资料,发现网络断了。打电话给我弟弟,他说大概要断网三四天吧,一方面是为了防止网络上传谣,一方面是防止“世维会”再次利用网络给乌鲁木齐的暴徒传递信息。只有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天山网和乌鲁木齐晚报的乌鲁木齐在线能打开。  弟弟说:内部消息,这次死了180多人,伤了800多。  打开天山网,有昨晚惨烈的照片,还有一段视频,视频上,先是看到警察躲在盾牌后任由暴徒用石块攻击,然后看到的,是地面上一具具尸体。我想下载,但是没成功,我也懒得再研究。  手机的短信在这一刻也接收个不停,首先接收到的都是大家的问候,我也用短信问了一圈大家是否平安。只有八月回短信说她的婆婆受了一点轻伤,住在北门儿童医院。  很快,我便接到了这样的短信:“各位兄弟姐妹:……请我的同民族弟兄们一定要振作起来和维族人做斗争!我现在以一个新疆汉族人的名义向我的兄弟姐妹们发出如下倡议:一、不能够再坐维族人的车!二、不去维族人开的饭馆和酒店吃饭。特别是烤肉、馕;三、遇到我们的同胞被杀害时要挺身而出,不做孬种;四:不和维族人做生意。……为了我们民族的尊严和死去的同胞,我们一定要有所作为,请转发十个铁哥们……”  我看完后想都没想便转发了10个人,正准备转发第二个10人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想起了我从车师古道回来时,搭乘的那辆出租车的维吾尔司机和老婆所说的那个维吾尔出租车司机,也想起了老婆说的那个叫超市快点关门的维吾尔老人。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抵制,其实抵制的是我们自己,抵制的是我们自己的经济发展。  傍晚的时候,我给我的堂弟小D打了电话,他所住的地方就在大湾。电话里,小蛋说:没事,我这里很安全,我们院子里大多数是汉族和回族,昨天晚上,院子里的汉族和回族自发的组织起来,拿着棒子,有维族人冲过来,就打出去。院子住的维族人的家的玻璃也都被大家一顿砸,他们没一个人敢出来。  我说:那就好。小心吧。  晚上的电视新闻开始播放5日的地狱之夜、惨死的无辜平民、推翻警车的暴徒,焚烧的店铺和车辆、哭诉的受害者、重伤垂危的伤者,包括儿童……  入夜,整个城市死一般的寂静。不对,应该是城市北部是死一般的寂静。  乌鲁木齐市是一个南北狭长的山谷地带,维吾尔人大多聚居在南部,但这并不是说城南没有汉族人居住。而北部,则少有维吾尔人聚居。这个分界线由东到西大致是以幸福路——大、小十字——大、小西门——文化宫为界的。昨夜的骚乱主要集中在城市的南部,也包括我所说的这些位于城市中段的地段,从电视新闻上,我看到,大、小十字这些城市中段的街上也基本全是维吾尔人,看不到汉族人的身影。电视新闻原本的意思是说市面上基本恢复正常。但是我看到的,是没有一个汉族人的市面,恰恰说明的是没有恢复正常。  入睡前,不停的有短信说:今晚要大搜捕。  7月7日,周二  一大早,打开电视,便听说昨晚抓捕了1400多名犯罪嫌疑人。  单位基本没有人来办事,据说城南的许多单位都放了假。  单位里大家依然三三两两的在一起传递着见闻,概括起来就是主题集中,版本繁杂。我和老J等人聊着这两天的消息。他的办公室里坐着维吾尔同事阿里木,他一直坐在我们的身后偶而插两句话,语气无奈。阿里木说:那些极端分子一样会杀维族人,前提是冲到你的家里先看看家里有没有挂毯,没挂毯的,都是放弃传统的叛徒,一样杀。  说完这些,阿里木站起身,递给老J一份休假报告,走出了办公室。老J说:阿里木早上公共车都坐不上,公交司机一看他是维族,不拉。  没过两个小时,我才知道阿里木在这个时候休假是明智的。因为谁也没有充分的估计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整个乌鲁木齐忽然情况大变。  我最先感觉到不对的时候是接了阿杜的电话。  阿杜说:听说维族人从南面杀过来了,现在这里的店铺都关上了门,店主们都拿着棒子聚集在路边。  紧接着单位里又传来消息,说是紧挨着阿杜那里的煤炭宾馆里已经挤满了避难的汉族人。火车南站也传来消息说,有人被杀死。  我给弟弟打电话,问知道这些情况吗?弟弟说:有谁看见维族人今天砍汉族人了,都是汉族人自己吓唬自己。  但是相关的消息却不断涌来,甚至有说水源地被维族人下了毒的。  我于是给大家群发短信:水源地下毒根本不可能,维族人今天还在砍杀汉族人的消息可信度也不高。  但是我发现,手机短信发不出去了。  阿杜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这里不对劲,汉族人越聚越多,都是手里拿着家伙,大批的防暴警察也来了,还有救护车。  我说现在情况不明,你也别回家了,当然你一个妇道人家的更别跟着别人拿着家伙去起哄了,躲到煤炭宾馆吧。  阿杜说:警察劝散了一些人,还有一些人打着面包车往南打维族人去了。  给阿杜打完电话,我问超市要水,才知道超市的瓶装水竟然已经被大家疯买的一瓶不胜了。放下电话,我往窗外看,首先看见的是成群的农民工,头戴俺安全帽,手持木棒,接着我注意到路上都是手持各种家伙的汉族人。  老婆也给我说,单位门口有着成群的汉族人,统一拿着大头棒聚集着。  紧接着不停传来的消息说:华凌市场有维族人被打死、铁路局有维族人砸汉族人商铺被打死、光明路有维吾尔暴徒砍杀汉族人、日月星光小区有维吾尔暴徒砍杀汉族人等等,真假难辨,唯一能确定的是,整个城北和城市中部,已经汇集了汹涌的人群,手持武器,态势混乱。  我赶紧给妹妹打电话,她和妹夫都在煤炭医院的她婆婆家,妹夫说,旁边煤炭学校有200来个汉族学生从学校里翻了出来,拿着棒子要打维族人,警察正在劝解。  其实昨天我就听说大湾地区有上千的农民工手持木棒要报复维族人。从5号被打的人来看,那些暴徒似乎首先打的就是农民工,然后事态蔓延,见了妇女儿童也一律残杀了。  中午的时候,老婆的说维吾尔同事玛丽娅和艾西热甫跑到街上吃饭还没回来。我对老婆说:赶紧叫玛丽娅他们回单位吧,现在这么混乱,群情激愤的,别被人给白白拍死了。  老婆赶紧给玛丽娅打电话,打不通,给艾西热甫打,也打不通,我给老婆的上级打,还是打不通。  老婆不停的重播着玛丽娅的电话,终于播通了,还好,他们已经回到了单位,老婆含蓄的对玛丽娅说:现在外面太乱,注意安全。  我嫌老婆说的太委婉,抢过电话说:玛丽娅,现在外面都是汉族人要杀维族人,什么人都有,你们别乱跑,呆在单位。  我和老婆决定上街去看看,顺便到路口买些菜。临出门,我琢磨了半天要不要带家伙。我家里有着好几把刀,包括日本武士刀、狗腿刀什么的,我觉得带着这些玩意出门有点夸张,顺手拎着臂力棒走上了街头。  一出门,就看见三个汉族少年骑着自行车,手里拎着一米来长的铁棍疾驰而去,前面小区的门口都是成群的汉族人,手持木棒、铁棒、砍刀之类来回走动。  走到南湖路上,看到商铺基本上都已关门,卖菜的也不见踪迹。以往川流不息的马路上鲜有车辆,显得空空荡荡,与此相反的则是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都是手持家伙的汉族人。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好像一下回到了《水浒传》中每个人出门都要带一把朴刀的年代。  拿武器的人不分男女,武器则五花八门,以棍棒类为主,但是也有各类砍刀、榔头,我还看到有人拿着捅炉子的火钩子,甚至看到一个家伙竟然拿着一杆带两个铁钩的长矛。  南湖地段位于乌鲁木齐城北,市政府便位于此,而且这里政府职能部门众多,应该很安全,但一个上午关于维族人砍杀汉族人的消息使得每一个汉族人人人自危。  南湖广场的家乐福超市也关了门,街上有成队的警察在巡逻,对手持各类武器的人们也无可奈何。  我是一个从小在维汉合校的学校里长大的,少年时候的记忆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内容就是汉族孩子和维族孩子打架。  多年来,政府在对待维吾尔人方面显然比对汉族人显得宽容,有时甚至放纵。在乌鲁木齐,一个汉族人打了一个维族人和一个维族人打了一个汉族人,处理起来往往是大相径庭。前者一般是处理的非常重。在各类政策上也是多倾斜于维吾尔人。而几十年来,维吾尔人中的分裂分子多次在新疆制造事端,吃亏的都是汉族人,政府在对待这方面的处理上,至少看起来也过于迁就。尤其是在城市南部地区,维吾尔人欺负汉族人的事情时有发生,维吾尔人聚居的二道桥、山西巷子等片区被讥讽为“特区”,这些怨气,在汉族人的身上是有的,而且是由来已久的。  而政府在这一次的事件处理上显然存在着失误。既然早就知道要出事,为什么任由暴徒屠杀、砍伤了千余人?警察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开枪?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地方出现杀人的情况警察会不开枪?难道只是因为暴徒是维吾尔人?  事实上后来我得知,7号的上午的确有小股的维吾尔暴徒在继续着杀汉族人的事件,这直接导致了7号汉族人的愤怒。政府一再说局势已经基本控制,可是血淋淋的事实却使得汉族市民们不得不拿起武器自保。满街提着武器的人们是对政府的莫大讽刺,那是对政府的不信任。  而政府在过去的48小时之中,一没有提一句如何对死难者抚恤;二没有提对受损商铺的补偿;更没有说一句对暴徒要格杀勿论的狠话,汉族市民能不愤怒吗?  打开电视、广播,除了一个对事件定性的官方讲话,竟然听不到一句对事态发展的介绍和政府下一步的安排,事态到了这一步,我竟然没有见到宣传车上街。广播电视里竟还是流行歌曲、房地产广告,好一派歌舞升平。不信谣、不传谣说起来是不错,但是我们的正规消息在哪里?  下午,我打算拍几张照片,这样的场景真是难得一见。  下午的南湖路上行人更多了,但是依然大都手持武器,路上见不到一个维吾尔人。政府已经通知各单位送自己的维吾尔干部职工回家,老婆说,玛丽娅在走的时候哭了。  我知道玛丽娅是无辜的,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这一刻,谁不是无辜的呢?  下午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宣传车在路上来回的喊话,呼吁大家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回到各自的家。  南湖路的南端聚集了大批的汉族人,围着警察理论,有人高喊着要杀到二道桥。看起来市民的情绪已经很危险。  我们知道,群体性事件中,人们的情绪是会累积的,或许刚开始,聚集的人们还保有理智,但是随着情绪的累积,往往一个火星就会引爆成一场骚乱。  后来我才知道,就全市范围而言,南湖片区的情况还是最好的,至少这里没有砸维吾尔人的商铺。而在市区的一些地方,情况更糟。  我下午终于给我的表哥打通电话。他是从西山片区一路回到家的。表哥说,在西山路上,到处都是十八九岁的汉族青少年,手持一米多长的砍刀拦截维吾尔人,拦住维吾尔人的车就砸,拉出来人就打,警察只能劝解,而那些被打的维吾尔人只有躲在警车的下面。公共车也被拦截,这些人挨个在车上搜有没有维吾尔人,发现了就拉下车。表哥说:他的那辆公共车上有两个维族,公交车驾驶员一看情况不对,没有停车,一踩油门跑了。驾驶员是汉族。  至于那里的维吾尔店铺,都已经被砸毁。  表哥说:我他妈的老了,不敢看这些娃娃砍人,要是我再年轻个20岁,说不定也拿着刀在路上了砍维族了。  人民广场传来消息,有上万汉族人集会,口号除了高喊报仇、消灭维族人之外,还有叫党委政府领导滚蛋的内容,市委书记则在人民广场进行劝解,被市民围住不放的市委书记栗智无奈之下带着大家喊口号,其中有一句口号甚至是“枪毙热比娅”,甚为滑稽。  南门传来消息,说有近两万汉族人准备冲进维吾尔人聚居区,要血洗二道桥,南门的汗腾格里清真寺前,警察设立防线,严防死守。而南门以南的维吾尔人据说也手持武器严阵以待。  维吾尔聚居区内的六中传来消息,成群的维吾尔人殴打示威的汉族人,多人失踪。  建工医院传来消息,们口有三个维吾尔人被汉族人围住,汉族人放走了其中的一个维吾尔妇女,打死了另两个维吾尔男子。  阿杜打来电话说,她终于回到了位于日月星光小区的家,是她的老公接她回去的。阿杜说:日月星光上午的确打死了一个维族人,是几个维吾尔暴徒在日月星光小区砸超市,结果被自发的汉族人打散,并抓住了一个,拖到了一个角落被活活打死。阿杜说:我老公也想上去踹两脚,根本都挤不到跟前,警察来了,鸣枪都不管用,最后,警察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子非鱼打来电话说,早上他到二道桥办事,在车里亲眼看到五个维吾尔暴徒在殴打汉族人,警察随即赶来,直接击毙了两个暴徒。子非鱼还说,多名维吾尔人被打伤,被警察送到医院后,被激愤的汉族人,尤其是5日被打伤的汉族人的陪护家属狂殴,警察鸣枪后才得以制止。  我给弟弟打电话,弟弟说:的确,是有维吾尔人被打死。  我坐在桌前,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如果这样下去,这个城市将会万劫不复,这个事件就会成为一场真正的民族仇杀,那时候,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的族别。  南湖街道上,开始出现密集的军车和军方征用的民用车,都是甘肃的车辆,那些民用的旅游大巴上还贴着“嘉峪关——敦煌”、“兰州——嘉峪关”之类的字样。大量的军队开始从甘肃紧急入疆。  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的讲话终于在下午五点左右开始在电视上播放,宣布当晚交通管制。呼吁市民克制、冷静,说市民们把本已基本稳定的局面搞的“乱哄哄”。

  “乱哄哄”这个词用在正式的官方文本里倒的确不常见。没有用“混乱”这样正式的词汇。“乱哄哄”传达的是什么信息呢?蔑视?不以为然?或者是表示没什么大的问题?  傍晚,南湖广场上游小批量的汉族人游行示威。但是整个城市现在已被警察和部队切割成了一小段一小段,无法汇集成大的游行队伍。  入夜,直升机在城市的头顶盘旋,城市和昨日一样,鸦雀无声。  我们的城市,我们的未来。
(下)

公安部长孟建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相继抵乌。坊间传闻,5日只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在事件过程中放枪,击退了暴徒,救回了十几个群众。而乌鲁木齐市的政法委书记陈壮为则对放枪的这位副所长进行了严肃处理。  传闻中说,孟建柱问这位政法委书记:你这两天在干什么?  陈壮为:在严肃处理开枪的警察。  孟建柱:警察配枪是干什么的?烧火棍吗?!  陈壮为:……我失职……  孟建柱:你不是失职,是渎职!  坊间还传闻,在7•5事发之后,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只有自治区政法委书记朱海仑强烈要求使用强硬手段立即进行镇反,但没有被常委会采纳,朱海仑因此愤而提出辞职。随后,朱海仑的名字便在所有的报道中消失了。  关于王乐泉的传闻民间流传的更玄,这些传闻说,7•5当天王乐泉在某酒店喝醉了,因为得不到来自上峰的指示,导致了数小时政府的无作为。至于王乐泉为什么喝醉,则五花八门,有说7月5日正好是王乐泉的生日的,有说是王乐泉在陪中宣部人员的等等。但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说法更像是民间的演义,可信度不高。  更多的特警、武警从全国各地赶来,部分汉族人被抓,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日月星光小区,10日晚上有汉族人追打维族人,比较可信的一个说法是当天有维吾尔族人在大湾片区被汉族人追打,这些被打的维吾尔人是不是暴徒则不详。那些维吾尔人被追打到了日月星光小区,又被小区的汉族人堵截住,总之是看到有维吾尔人跑就总会令汉族人出现过激反应。警察制止围打维吾尔人的汉族人未果,抓捕了3个汉族人,包括一个女的。  关于7•5的各类消息在民间几乎每天都是海量的。  一是关于局势的,没有人认为局势得以有效控制。事实上,后来我们得知,警方和恐怖分子的战争一直就没有停止过,从后来流传出来的视频看,13日的辽宁特警便击毙了两个维吾尔恐怖分子,画面上,手持砍刀的维吾尔恐怖分子简直是视死如归,将拿着枪的特警们追的节节后退,边跑边射击。在炒豆般的枪声中,那两个恐怖分子身中数枪还硬是冲了几百米。如果不是有枪,或者说这样的暴徒如果有几十、几百人,警察毫无胜算。这些暴徒是有信念的,死了就是所谓的“圣人”,而辽宁警方没有这样的信念,但是我有,因为这是我的新疆,如果我也手持武器和暴徒对殴的话,我不会后退。  在这几天里,依然有小股的维吾尔恐怖分子袭击汉族人,同时各种传言也开始流传,比如说这些暴徒开着车抢夺汉族儿童当做人质用以交换被抓捕的暴徒,或者说干脆化装成警察入户抓人。  乌鲁木齐自南门以南的地段成了恐怖地带,很难见到汉族人,没有出租司机愿意往那里载客,事实上公交车也只是到了月底才能开往那里,那里一直处于交通管制状态。至于那里的商户,自然是门可罗雀,生意上是惨不忍睹。  17日的时候我去了大湾,大湾事实上不是维吾尔人聚居区,但是却与维吾尔人聚居区相邻,且鱼龙混杂。我看到大湾的临街店铺几乎都贴着急转的字样。至于赛马场、二道桥片区,汉族人纷纷迁出,妹夫说,他的一个朋友刚刚25万在昌乐园买了一套房子,“7•5”后立即以10万转让了。大湾房价大跌。  各单位开始组织人员巡逻、守卫,各区的政府部门几乎被抽用一空,人员全部下社区清查。公交车站也开始设立人员安全保卫。  去年的时候,听说拉萨的街头都是手持盾牌站岗的武警,没想到现在乌鲁木齐也是如此,城南的街头武警一组组的站岗着,特警一队队的巡逻着。我曾想去南门的人民剧场看电影,去了才知道,剧场已经被武警征用驻扎。  但是大量的武警、特警只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据公安内部的人员私下透露,虽然7•5之后一个多月以来看起来乌鲁木齐表面平静,但事实上小事情就没断。  妹夫8月的时候去了一趟某济困医院,便发现有两个特警也在此住院,一打听,原来是在木材厂附近巡逻时遭到维吾尔暴徒的袭击,但同时他也得知,这一事件不准外传。  网络依然没开,而且看样子至少要到十•一之后。但是新疆的一些门户网站开着,只是论坛上不去,新闻后也不让发表任何言论。努尔•白克力说,网络会尽快恢复。又说,封闭网络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我不知道国际上是不是有这个通行的做法,不知道有哪些国家曾经这样做过?也不知道那些做过了的国家都是封闭多久?更不知道,这是在防敌人还是防人民。  手机短信也没开通,但是7月下旬后,开始每天都能收到公安局群发的短信,给广大人民群众汇报工作,通报当日治安一切良好云云。  但是,我不怎么相信。  二是关于死亡人数的讨论。官方从最早的180余人逐步上升到197人后,便戛然而止。似乎没有几个人会相信这个数字。  死亡人数是个谜,如果政府一定要让市民相信最终是死了197人的话,那么很简单,请公布死者名单。但是可笑的是,别说公布死者名单了,政府甚至连死者的族别都不公布,在5号之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好像是一个法国记者提问死者中有多少汉族,多少维吾尔族,市长吉尔拉•依沙木丁气冲斗牛的说:“问这个问题是毫无意义的”。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就没有意义了?吉尔拉这个回答结果使西方媒体认为,死亡的197人中大部分是被中国政府所谓“镇压”的维吾尔人,因为西媒认为一个首府城市,一场骚乱怎么可能死了近200平民?而吉尔拉的回答更使得西媒认为中国政府是在掩饰。事实上,我后来从很多渠道听到了来自西方主流媒体的声音,基本上都是认为是中共政府在镇压维吾尔人。  这真的让我们这些亲历者悲愤莫名!  但是很微妙的是,紧接着,社会上开始汹涌的流传“7•5”之夜的视频和图片。视频流传的速度惊人,不亚于QQ的传播速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政府很快下达文件,要求清理视频,禁止传播。理由是破坏民族团结。  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得知真相就是破坏民族团结、社会稳定?而隐瞒真相,或者装作没发生过就是维护民族团结、社会稳定?  流传的“7•5”视频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主要街道上的监控系统拍摄的,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门前、新疆大学门前、二道桥国际大巴扎步行街、中环路等。这一类数量最大,但效果大都不是很好;第二类是个人用DV拍摄的,如妇幼保健医院门前、某未来量贩超市被砸以及一些暂时搞不清楚在什么路段拍摄的等,其中甚至有明显是俄国人拍摄的。这一类的拍摄质量参差不齐;第三类是专业人员使用专业设备拍摄的,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记者和疑似警方拍摄的等。这一类拍摄质量最好,但数量很少。  在这些视频上,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成群的维吾尔人焚烧车辆、商铺,更多的,是用木棍、砖块屠杀汉族人,全部是打击头部。往往是人被砸到了,还不停的用砖块、棍棒往头部重击,鲜血在地面上流淌。  综观视频,简单概括一下,有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暴乱是逐步升级的。刚开始,这些维吾尔暴徒们先是聚集,喊口号示威,后来得到的消息是,这些人是同时从10个地点开始起事的。当警察赶到后,只是对他们进行了驱散,最初的时候,即使是一辆救护车经过,暴徒也是立刻惊慌的散开的。但后来暴徒们见到砸车、砸商店等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之后,手段逐步升级,开始烧车和烧商铺。烧车的手法不说专业也算是事先培训过的,否则一般人是很难点燃一辆车的。等到警车被砸之后暴徒看到还是没有人管,愈发变本加厉。正是因为政府的处置不力,导致了暴徒的肆无忌惮。  其次,拿起棒子是暴徒,放下棒子是平民。官方在事后的通报中说,参与打砸抢烧的暴徒大都来自南疆地区。事实上,从视频上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很多人衣着光鲜,款式时尚,根本不可能来自南疆的县城和乡村。这些人用棍棒、石块攻击汉族人后,大都立刻扔掉凶器,警察一来,立刻散开,全是良民,警察一走,立即聚拢,复为暴徒,很难区分。这也导致了后来虽然抓获了大量嫌疑人但无法定罪的情况出现。从视频上看,许多维吾尔人只是路过,但也会冲上去追打几下汉族人,或者往已经打到在地的人身上补几下。
再次,大量维吾尔妇女、儿童参与屠杀。第一次看到这些视频,都会为如此多的维吾尔妇女与儿童参加到杀人活动中而惊讶,这里面有头裹头巾的,也有身着时髦装束的;有中年的,更有年轻的。而这些女人竟然在打砸中毫不手软,当人被打的鲜血奔涌,脑浆四溅的时候,这些女人竟依然不停用木棍、砖块、凳子,等击打。  事实上视频所拍摄到的东西不及十分之一,因为5日的屠杀大部分是在背街小巷中,那里没有什么监控录像,也就是说最惨的屠杀都发生在背街小巷,被割首、剖腹,最残忍的是竟然有孕妇被剖腹。很多天后,人们还在下水道中找出被砍下的人头。从后来的照片看,部分人被打死后焚烧,一些妇女被打死后扒光衣服。  政府似乎压根就不想公开这些视频和图片,只是在西方媒体一致谴责中共隐瞒事实真相,屠杀镇压维吾尔人后才对海外媒体公布了部分照片。这个道理倒也简单,如果这些视频和图片在全国公开,关内的维吾尔人将会遭到灭顶之灾。  与公布视频相反的是,政府开始持续不断的报道维吾尔人在5日救助汉族人的故事。我相信这些事是真的。但是,这个比例才能占到多少?政府要清缴视频和图片,要求大家删除,还不如直接来删除我们的记忆算了。  但是视频却就在政府大力宣传维吾尔人的“好人好事”之时开始传播,而且一些图片显然来自内部,很耐人寻味。  三是关于清理暴乱分子的。据我接触的武警说,暴乱一开始,武警根本没有还击的命令,更关键的是根本就没有扎口子,导致暴乱的骨干分子大多漏网。只是到了武警万金刚被杀死后,武警部队才“擅自”下令还击。虽然在5日之后的几天抓捕了大量的犯罪嫌疑人,但是却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认定。王乐泉在讲话中说:要对嫌疑人进行甄别,要区别对待,对于不明真相的要在教育之后放回(大意如此)。而王乐泉所指的教育之后放回的人,应该大部分是大中专院校的维吾尔学生。新疆大学历来是民族分裂的重灾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世界杯出线赛,中国队VS阿曼队时维族学生为阿曼队加油的事件,导致维汉学生互殴。但这一次,我不大清楚新疆大学的情况,只是有一段视频是新大门口的,一样有学生杀人和烧车。  同事M说,他的老婆任教的某中专学校,5日晚上一下少了100多维吾尔学生,6日临晨才陆续回校,大都不是乌鲁木齐的学生。这些学生干什么去了?不言自明。但是截止到现在,也没有听到关于对这些学生有什么处理。  政府倒是在7月底发布了通缉令,通缉令上分为已抓捕的和未抓捕的两种,两者人数相加也少的可怜。更为奇怪的是,通缉者中竟然有4个汉族。关于这4个汉族,后来零星的听到一些消息说,首先,这4个都是7日打杀维族人的;其次,原本通缉令上没有汉族人,但是引起了自治区某些维吾尔族领导的不满,于是有了这4个倒霉蛋。大家传闻说,这4个人中,有1个就是被杀死剖腹的那个孕妇的丈夫,这位悲痛欲狂的丈夫在7日杀死了多个维族人。但到底是哪一个,谁都说不清楚。4人中有一个叫张兆盼的,倒是有人清楚。我的表哥说,这个人是个卖西瓜的,7•5前,他卖瓜常受到维吾尔人的欺负,抢他的瓜、砸他的瓜摊。7日,这位老兄终于扬眉吐气,一气杀死了4个维吾尔族。  政府在审问甄别嫌疑人时,忽然公布,从南疆抽调了500名懂汉语的维吾尔族干部进行此项工作。但是很快,这个做法造成了汉族人的不满。同事Y的丈夫便是在乌鲁木齐某区的司法部门,他说,这些抽来的维吾尔族干部一上来就递给嫌疑人手机,让嫌疑人给家里报平安。单位的Z说,这些维吾尔族干部在审问嫌疑人时,用维吾尔语警告嫌疑人“想清楚了好好说”“如果你干了就要被枪毙”之类,事实上就是告诉嫌疑人不要承认。  很快,政府下文件,要求各单位摸底上报懂维吾尔语的汉族人。更不幸的是,不久就又传言说:在清查中发现,其实这500名被抽调的维吾尔干部中就有暴乱的策划者、参与者,这500人中被抓了30多个(一说十几个)。  还有许多关于抓捕漏网分子的消息。其中有一则说,7•5后,某馕店的馕根本没有人去买,但店主却每天都在打馕,而且一到下午馕就光了。于是社区的工作人员开始注意,发现店主打完馕后,装入袋中离去,便尾随,跟踪至一私人建的楼前,店主进去了。于是报案,后来警察从中抓获了20多名嫌疑人;另一则说:某特警在巡逻中忽见一维吾尔族老汉向特警招手,并指地,之后离去。特警过去后观察地面,只有一个下水管道井盖,于是掀开,未见异常,便投入一催泪弹,不一会儿,从下面就钻出来十几个维吾尔人。后来警察下去一看,井下瓜果、馕准备的十分充足。  四是关于对处理的看法的。简单的说,没有一方满意的。分裂分子自然不会满意,但是7•5事件后,无论是维吾尔族还是汉族却都不满意,这太糟糕了。  建国后新疆每次发生骚乱、暴乱,一开始都是以牺牲汉族人为序幕的,而结束也往往是以汉族人利益受损结束的。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司法对维吾尔人的偏袒和姑息也是不易的法则,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7•5事件的处理,进一步加深了汉族人的积怨,政府的处置不力等原因造成了汉族人这一情绪的强烈反弹,反过来又使得普通维吾尔族群众对汉族人产生不满。  事实上,政府近年来在解决民族问题上并没有什么进展,维吾尔族的排汉情绪、“东突”意识等在青少年中逐步蔓延。在政府内部,对维吾尔族官员中存在的不良情绪也未能得到有效的清肃。当7•5事件之后,据说某汉族人到二道桥片区,遇到一维吾尔族儿童指着汉族人说:等武警走了我就把你们杀光。后来我发现似乎很多维吾尔人中都有类似的想法。我在和一位姓薛的朋友聊天时,他说他家楼下卖羊肉的一个维吾尔人一直和他关系不错,7•5事件后,一次那位维吾尔族对他说:我把你当做朋友,所以有一个事情想给你讲,等武警都走了,你们怎么办?  薛说:我说句实话给你,我希望武警明天就走,让那些人过来试试看。搞清楚现在的武警是在管谁的呢?是在管汉族人。  对于7•5事件的看法,维汉双方也截然不同。最为典型的场景是汉族人义愤填膺的提起7•5事件,维吾尔族人则会说:为什么只说7•5,不说7•7?  汉:没有7•5哪来的7•7?  维:7•5是因为韶关你们汉族人打死了我们维族人  汉:韶关只是死了2个维族人,而且……  维:政府是骗人的,其实在韶关汉族人打死了16个维族人,还冲打死的人尸体上撒尿,残忍的是你们……  谈论至此,往往无法继续。谁也无法说服谁。  汉族人认为多年的忍让使维吾尔人得寸进尺;维族人则认为多年来维吾尔族越来越边缘化,维吾尔人在新疆却没有政治权力;汉族人认为新疆近年来因为汉族人才得以经济快速发展;维族人认为新疆成了全中国的能源基地,大好的能源、矿藏都低廉甚至无偿的给了内地的汉族人……  谁都知道,7•5事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的翻过去,不可能在军警的高压下趋于平静。
【阅读 40412】 【评论 161】
评分统计
评论
发布评论
login
标题:
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Sign in    
添加表情